岑溪市信暢堅果開發有限公司logo岑溪市信暢堅果開發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堅果文化
澳洲堅果的文化 [加入收藏夾] [關閉窗口]

   很久很久以前,歐洲探險者偶然撞見澳大利亞這塊神奇的大陸,在征服東部原住民族的過程中,發現此處的原住民對當地熱帶雨林裡一種含油量很高的堅果有着特殊的喜愛。這種堅果十分美味,但難以大量采集,當地人通常在部落宴會上才吃得到。他們還榨取果油,與赭石、黏土混合均勻後,塗抹于臉和身上,繪出具有象征意義的符号或圖案。這種原始的人體彩繪,是原住民對神靈表達敬畏、維系身份、銘記部落夢想的一種方式。但在那時,歐洲探險者隻顧着擴張土地,還不曾認真探究過這種堅果的價值。 

    忙完了領土擴張“正經”事兒的歐洲人終于開始要探索新大陸的植物了,他們在1828年發現了一種澳洲植物,但直到1858年才正式賦予專業名稱——粗殼澳洲堅果(Macadamia ternifolia)。但此時被命名的粗殼澳洲堅果并不是原住民所吃的夏威夷果,它隻是夏威夷果的一個姐妹種。與夏威夷果相反,粗殼澳洲堅果心藏毒素,其種子會産生對人體有害的氰化物(能緻人死亡),具苦杏仁味,肉少,生吃有毒,沒有經過商業化推廣和售賣,故基本不見于市面。不過澳大利亞原住民懂得通過長時間的浸泡、過濾來去除毒性,所以也會采食粗殼澳洲堅果。


   
而真正發現夏威夷果的過程則是個驚險又有趣的故事。澳大利亞的布裡斯班植物園收集了很多堅果,其中既有有毒的粗殼澳洲堅果,又有美味的夏威夷果,但在當時,人們尚認為這種堅果有毒,不曾動過一絲要嘗嘗的念頭。園裡有位參與過鑒定粗殼澳洲堅果的主管沃爾特•希爾(Walter Hill),為了幫助堅果發芽,便讓一位年輕的同事砸開果殼,結果領受任務的小夥子“順便”嘗了一些果仁,意外發現它們竟是如此美味!


   希爾聽聞,驚吓之餘又備感疑惑,這些果子明明是有毒的啊?!可過了幾天小夥子仍舊安然無恙,而且興奮地宣告,夏威夷果是他吃過的最美味的堅果!原來,希爾最初發現的是對人體有害的粗殼澳洲堅果,而讓同事砸開的是另一種可食的澳洲堅果,即夏威夷果,因為粗殼澳洲堅果與夏威夷果外形太相似了,當時的人們一直以為兩者是同一種植物。這便是第一樁有關人類品嘗夏威夷果的曆史記錄。這一年,希爾栽下了園内第一株令原住民和歐洲人都垂涎三尺的夏威夷果樹。在澳大利亞布裡斯班植物園,人們至今還能見到那株元老級的果樹仍在開花、結果。


   
 時光荏苒,19世紀80年代早期,澳洲土地上出現了第一家商業化生産澳洲堅果的果園,并蓬勃發展,還首次出口到了夏威夷。此後,澳洲堅果以其卓越的美味迅速征服了這個群島上的居民,不到半個世紀的時間便在夏威夷島上遍地開花,成為當地著名的經濟作物和重要食材。

  美國夏威夷農業試驗站經過多年研究,20世紀40年代末就開始了商業性大面積發展澳洲堅果。澳大利亞是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才開始商業性大面積發展種植澳洲堅果的。到1980年,除美國和澳大利亞之外,南非、肯尼亞發展也較快。進入20世紀90年代世界澳洲堅果業發展迅猛,據統計,1989年,世界澳洲堅果總面積約為2.185萬公頃,總産殼果2.81萬噸,而到1997年則為4.60萬公頃,6.17萬噸,近10年分别增長了123.5%和219.6%。其中最重要的7個生産國是:澳大利亞,總面積9 020公頃,年産殼果2.6萬噸;美國,8 215公頃,2.45萬噸;巴西,6 300公頃,1 000噸;肯尼亞,6050公頃,4400噸;哥斯達黎加,6000公頃,3100噸;南非,4 500公頃,3 920噸;危地馬拉,3 200公頃,2 300噸。七國的種植面積占世界總面積近95%,總産殼果約占世界總産量的98%以上。此外,馬拉維、危内瑞拉、津巴布韋、坦桑尼亞、埃塞俄比亞、秘魯、墨西哥、以色列、印度尼西亞、泰國、塔布提、新喀裡多尼亞、新西蘭、薩爾瓦多等國家均有種植。

  

      我國最早引種澳洲堅果約在1910年,種在台北植物園作為标本樹。1950年前,前嶺南大學也從夏威夷引入少量種子種植實生苗,但由于引入的實生樹産量低,品質差異大,果仁率低,未形成商品性生産,至1979年,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南亞熱帶作物研究所陸續從澳大利亞批量引入9個優良的命名品種嫁接苗在廣東湛江種植,經多年研究獲得成果,至今在我國華南七省(自治區)已推廣種植面積200多萬畝,年産殼果約6000-8000噸,主要分布在雲南和廣西,而雲南的種植面積正在迅速增長。

上一篇:澳洲堅果美食
下一篇:假如沒有神器